俄底普斯白

这个作者很几把懒

前度

 #一方出轨


1


“如果是你,你会怎么回答?”

有些粗糙质感的脚趾在他脚背上若有若无的擦过,绕到脚踝,在裤脚边缘试探,暧昧的磨蹭着。

“Tony?”

Emma叉着块苹果在棕发男人的面前晃了晃,“我在问你呢?”

脚趾沿着裤腿伸进去到了小腿,修剪整齐的指甲刮了刮他的小腿肚。

Tony打了个激灵,猛的回过神来,“你说什么?”


Emma生气的把苹果送进嘴里,含含糊糊的,大声的重复了一边,“我说,如果你的前任邀请你一起出去吃饭,你会怎么回答!”

脚趾挪到他的膝盖,有些懒散的停在了那里,似乎也在等他的回答。


“那得看是米其林还是麦当劳,我猜?” Tony心不在焉的往嘴里送了一勺满满的麦片,抖了抖腿,试图摆脱那一片温热的触感。

Emma显然对这个敷衍的答案不太满意,但她的视线重新紧紧的粘回了电视机上,让她分不出神继续追问下去。里面那个矫情的韩国女人正梨花带雨的跟她男朋友争吵着,天哪,这些女人是十万个为什么吗?

你爱我你不爱我的,感情不就是这么点事。


“如果你的前任喝醉了,你会跟她一夜情吗?” 

“当然不会!”

Tony翻了个白眼,他倒希望他能喝醉一次。自己好歹能体验体验在上面的感觉,说实话,他腰细腿长胸大的,不在下面,真的很可惜…

Emma显然不能知道他乱七八糟的心思,她被这个肯定的答案取悦了,给Tony加了杯牛奶后,转头问餐桌对面的男人

“来点牛奶吗,Steve?”


“谢谢。” 金发男人腼腆的将杯子推给她,回程的时候手肘却不小心碰掉了自己的叉子。

“噢,我去给你拿个新的。” 热情的女人连蹦带跳的走进了厨房,Steve冲对面的男人眨了眨眼睛,弯腰蹲了下去。

餐桌上只剩下棕发男人在切着自己的吐司,他的嘴角沾着一点奶痕忘了擦,浓密的长睫垂着,细看的话拿餐刀的手正在细微的颤抖。


“Steve去哪儿了?”

Emma很快就拿着干净叉子回来了,疑惑的四处看了看。


“我想把那个叉子捡起来。” 金发男人终于从桌下抬起头来,“它掉进了沙发底下。”

“噢,别管它,我一会拿衣架把它拨出来。” Emma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,“对了,我今天约了Nat,你们两个老头自由打发时间,可以吗?”

“当然。”

Steve凑过去亲了亲她的脸颊,“我下午可以出去找房子。”

“Steve!你不用这么着急。”Emma还沉浸在Steve的厨艺和拍照技术里,她热切的想要挽留他 “我们都很喜欢你,你可以多住几天的,你不知道,你在的这几天,Tony饭都多吃了几碗……”


专心往嘴里塞东西的男人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,还没来得及咽下去的麦片混着水果咳的桌子上到处都是,

“Tony!太恶心了!!” 

“抱歉Honey。”


Tony恶狠狠的瞪着对面依旧一脸无辜的金发男人,背对着Emma对他做了个“Go to hell”的嘴形后,捂着下巴跑进了洗手间。



2


Tony把上衣脱下来扔进水池里,用清水狠狠的洗了把脸,再睁眼时,Steve已经站在了他背后,豹子一样懒洋洋又危险的盯着他光裸的背。


“别看了,再看也不是你的。”

Tony翻了个白眼,开始往脸上涂剃须膏。

“你这两天有跟她上床吗?” Steve突兀的问道。

“什么?” Tony愣了一下,“你他妈在想什么,你觉得我还有力气去伺候她吗?”


金发男人满意的凑上来从背后搂着他,强壮的手臂收的紧紧的,头发贴着他的脖子。

“只是想给你个忠告而已,你最好别让她看见你的背。”

他的视线往下移到了男人的脚趾上,那里有个深刻的,新鲜的牙印,“还有脚趾。”


“滚出去。” Tony看见脚上的牙印就气不打一出来,这要是被Emma看见了得怎么说,自己抱着脚咬的吗?

“帮你编个理由怎么样?”Steve亲了亲他的脖子,“我们今天下午去宠物店。”

“哈,我的脚趾确实是被狗咬了。”

Steve没有理会他幼稚的反击,只顾着专心在男人的脖子上舔来舔去,“去吧,Tony?”


剃须膏掉到了地上,小胡子男人难耐的仰起头,压抑着声音推拒他 “Emma,还没走。”

“她走了,两分钟前,Nat来接她了。”

Steve的手往下伸进了他的居家裤里,张嘴咬住Tony的背,力气大的像是要把那块肉撕咬下来

“我的。”

“轻点!” Tony疼的抓紧洗手台的边缘,身后的男人还在喋喋不休的呢喃

“我的。”

“我的。”

“我的 。”


评论(3)

热度(63)